首页  >  资讯  >  喋血常德之七次毁城战

喋血常德之七次毁城战

来源:鲵程旅游   作者:zjjta.com   发布时间:2019-04-02 59

常德古城

  第一次:宋民抵御朝廷镇压
  北宋建隆元年(960年),后周大将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,夺取后周政权,建立宋朝,开始了长达20年的南北统一战争。乾德元年(963年),北宋将领李处耘奉令赴武陵镇压反抗者。李处耘惨无人道,竟令士兵将俘获体肥者杀而食之。武陵军民大恐,共谋驱李自保之法,最后以放火烧毁朗州(今常德)城为御。使常德城第一次遭受了兵灾毁城之劫。
  第二次:明将抗击农民起义
  明崇祯十六年(1643年)二月,农民起义军李自成部攻占澧州,矛头直指常德。 驻守常德城的明偏沅将官周晋因兵力不足,闻讯惊恐万分,令士卒不顾百姓死活,放火烧毁常德城,以焦土抵御农军。常德城第二次惨遭毁城之劫。
  第三次: 农军明臣争权夺利
  清顺治元年(1644年)李自成大顺军部将李过、高一功与驻常德的南明湖广巡抚堵胤锡“联合抗清”,两军在沅澧流域坚持抗清斗争达6年之久 。顺治五年(1648年),马进忠收复常德城后,巡抚堵胤锡令其让出常德城。因私人成见,马进忠拒不让出。后马进忠清晨纵火,烧毁全城。此次马进忠泄怨毁城,使常德城区房屋不剩一根椽木,此为常德城惨遭第三次毁城之劫。
  战后13年,即顺治十八年(1661年),清人杨兆杰到武陵,见常德城仍是一片凄凉,写诗叹道:“边涉远圉不惮蹉,伤心民屋战场多。二陵有泪悲风雨,四月无人刈麦禾。鼠社荒烟横败壁,鹳巢残叶覆蔬萝。十年底定犹如此,新辟岩疆更若何。”
  第四次:吴军溃败放火弃城
  康熙十三年(1674年),吴三桂攻占常德,坐镇常德指挥六省叛军与清军对垒达5年之久。康熙十八年(1678年),清兵来攻常德时吴三桂已死,其部卒不支,放火烧毁常德城,然后向贵州方向逃窜。此为常德城第四次惨遭兵变毁城之劫。
  第五次:军阀部队报复屠城
  民国15年(1926年)七月,中路北伐军第八教导师师长周斓率部驻常德;黔军军阀袁祖铭审时度势,投身北伐,遂受命率部进驻常德。袁军抵常德后,却按兵不动,与北军吴佩孚、孙传芳暗中勾结,伺机蠢动。第八军军长唐生智为防范袁军生变,电命周斓将其解决。周斓自度兵力不及袁军,不敢贸然动手,决计智擒。农历腊月二十七日(1927年1月30日),周斓经过周密布置后,设酒席请袁祖铭吃年饭。黄昏前,袁不疑有诈,偕参谋长朱崧及卫士数名先到,周斓及师参谋长廖琰迎二人上楼陪同寒暄,卫士被安排在楼下招待。不久,袁军师长何壁辉到,刚入卫门,周的伏兵朝何背后射击,何当场毙命,参谋长朱崧亦同时击毙,卫士被缴械。袁祖铭闻变,由其贴身两卫士扶持破窗而出,越屋顶而逃。此时电灯熄灭,不辨东西,袁失足跌入一民家天井内,对居民说,“救我回府坪总部,奖银一万元”,居民不为所动,出告周军,将其击毙。此后城内发生激烈战斗,袁军虽群龙无首,但毕竟人多,疯狂报复,放火烧街,枪杀无辜,抢劫商行,市民呼号逃离,常德第五次惨遭战火毁城之劫。
  第六次:军阀对垒殃及平民
  民国17年(1928年)2月4日,唐生智的湘军第三十五师何键部和十八军叶琪部,被桂系白崇禧和程潜的“西征军”追击,遂在常德城防守。“西征军”第14军陈嘉佑追至城郊,双方展开攻防激战。陈部围城一个多月,久攻不下;何、叶两部被困于城中,欲逃不能。双方各在城外城内拆屋、挖街、筑垒,派捐、抢粮、拉夫,抢劫商家店铺,放火烧屋,致使常德遭第六次毁城之劫。
  第七次:日军侵犯一片火海
  1943年,日军发动常德会战。军第11军出动45个步兵大队约8.5万人左右冲破了第六战区右翼的第10、第29集团军防线,在外围中国军队30个师的围攻下攻克了常德,并重创了前来解围的第10军等部队后撤退。在这场被称为“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”的常德会战中,常德城被日军焚毁。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